400-696-5156
货运险
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科普  >  正文

意外伤害险无力扛起企业的工伤责任

航运保岛 2020-04-20 10:48:52 阅读量:500
标签: 团体意外险

用人单位为职工购买商业性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不因此免除其为职工购买工伤保险的法定义务。职工获得用人单位为其购买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赔付后,仍然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待遇,请看举案说法.

一、主要案情:

2011年11月,深圳市某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与浙江某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签订委托招聘合同,约定B公司负责为A公司名下6艘船舶招聘远洋船员。2012年7月8日,B公司将招聘的56船员(包括大管轮周卫东)推荐给A公司。A湾公司与大管轮周东卫等56名船员签订合同;在中国人保为56名船员投保限额为60万元的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障项目为额外身故、残疾、烧伤给付;9月,A公司周东卫等12名船员安排到本公司远海捕鱼作业。

2013 年 8月5日,大管轮周卫东所在轮船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南方群岛拉帕岛附近海域遇险侧翻,周东卫失踪。2014年3月16日,周东卫被湖南省临澧县人民法院宣告死亡。周卫东的父母亲周民重和兰自姣获得中国人保赔偿的周东卫意外伤亡赔偿金60万元。

2015年3月16日,周民重和兰自姣通过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周东卫属于工伤,工伤责任主体单位为A公司,兰自姣的母亲肢体残疾等级为3级。

周民重、兰自姣向广州海事法院提起上诉,请求判决A公司按照工伤规定,支付周东卫尚未支付工资及奖金,赔偿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精神损失赔偿等工伤费用。

二、广州海事法院判决结论:

1.A公司向周民重、兰自姣支付安东卫的工资、奖金共计26709.2元;

2.A公司向周民重、兰自姣支付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计520808 元;

3.驳回周民重、兰自姣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广州海事法院一审认为:周东卫受A公司聘用在轮上进行远海捕鱼作业,周东卫与A公司存在劳动合同关系。A公司没有为周东卫买工伤保险,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规定,A公司应向周民重和兰自姣支付周东卫依法应享有的工伤保险待遇。

A公司虽然为周东卫购买了意外伤害商业保险,并与周东卫在聘用合同中约定在聘用期内如因工伤亡,按有关意外保险条款执行,但依法缴纳工伤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该项义务不能通过当事人协商予以免除。周民重和兰自姣以意外伤害保险单受益人身份取得商业保险赔偿金后,仍有权主张工伤保险赔偿。A公司关于周民重和兰自姣已取得60万元商业保险金即无权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金的抗辩不能成立。

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结论及理由:

A公司以周民重和兰自姣同时获得保险金和工伤保险待遇属一事二赔,违反公平原则,不服一审判决,要求从其工伤赔偿金中扣除人保公司已经支付的60万元意外伤害保险赔偿。并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A公司主张无法律依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组织和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下称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以下称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根据该规定,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是A公司的法定义务,该法定义务不得通过任何形式予以免除或变相免除。

《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又进一步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在A公司未为周东卫缴纳工伤保险费的情况下,A公司应向周东卫的父母周民重和兰自姣支付工业保险待遇。

律师点评:A公司为周东卫购买的商业性意外伤害保险,性质上是A公司为周东卫提供的一种福利待遇,不能免除A公司作为用人单位负有的法定的缴纳工伤保险费的义务或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义务。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处理。